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黄建初 黄建初
[0回复 / 12538阅读]

田农:微小型学校存在的理由

楼主发表于:2016-06-14 20:18

微型学校存在的理由

——南汇五中庆“六一”科艺节汇演引发的思考

田农

上海市南汇第五中学是一所与动拆迁房配套的公办初级中学,成立于20159月,落脚在惠南镇民乐小区一片昔日的农田上。今年“六一”节学校举行了庆祝活动。我和20多位盟友应五中沈利校长(他也是盟员)邀请参加了活动。

在我的记忆中,庆“六一”活动无非就是看看师生表演,请领导讲话捧场,出一本成果集发发而已。沈校长举办的活动却别出心裁,让为数不多的学生准备了一台节目,邀请学生家长走进教室听一节课,让民盟的同志和“五中”校长书记一起研讨“南汇五中,办一所怎样的学校”,最后是所有学生家长、镇和社区领导,以及盟友,走进会场观看演出,与南汇五中的师生共庆“六一”。

整个过程其乐融融,一所微型学校的长处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民盟区委的王卫平副主委是久经沙场的“老”教师、“老”领导了,经历过多少次会议活动已经无法数了。在现场,她的眼圈湿润了,心弦被学生拨动了。止不住激动,她对我说:这次活动的最大亮点就是每一个学生都走上舞台表演!

让每一个孩子走上舞台,使我想起了电影《一个都不能少》,这背后隐含的是教育理念。要知道这些学生的来源,20%是本地学生,80%是外来务工者子女。当初走进学校时的模样,与那些名校、重点校的学生是完全不同的。教务处的蔡华老师说过,去年9月她站在学校门口迎接学生入校的情景,看他们上学想到了农村的赶集赴庙会,学生好像是来学校玩耍的,衣冠不整,精神不振,给蔡老师留下深深的烙印。

一年的办学时间很短,如今站在舞台上的五中学生,有模有样,穿上了演出服装,就是一个演员,眉宇间的那种精气神,与原来的那个状态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探究这种变化的深层次因素,看看我们的教育还可以怎样办,是颇有价值的命题。

20161月,我因沈校长的邀请来过南汇五中,给教师讲教育研究的选题与设计。我在校园里走了一圈,给我的感觉是空空荡荡,人气不足。学校的建筑面积很大,规划的建制是7个平行班,共28个班级。第一年招生只有43个学生报到,勉强编成2个班凑合对付,教师有12人。就是一所不到60人的“迷你型”学校。校长和书记10月到位,就是说在办学一个多月以后才有了学校的法人。

学校所在的惠南镇有几百年教育历史,强校林立。有百年老校惠小,有实验性示范性高中上海市南汇中学,有南汇二中,是原南汇地区的最好初中之一。还有百姓熟悉的学校,南汇一中、三中、四中,实验学校、逸夫小学、工商外国语小学、惠南二小,听潮艺术幼儿园、静海之星幼儿园、东城、荡湾、西门等幼儿园。论办校的历史,论师资队伍,论百姓的口碑,任何一所学校都比五中强,比五中的历史“悠久”,名师云集,学生来源丰富上乘。

我为沈校长捏了一把汗,一所年龄仅“一岁”的新学校如何在大树参天、小树摇曳的教育森林里立足成长?以小草自居也行,能够坚守教育的本真和使命也可以。不过需要学校领导层想明白。

研讨会上,老校长、老盟员傅先生发言,学校的招生常常就决定了学校的地位。他的意思我们都懂,如果没有可造的学生,你校长、教师本领再大,也难掩学习成绩靠后的尴尬。

我和沈校长、丁书记有过交流,五中的实际情况与旁边的老校、名校没有办法一争高下,如果走以考试成绩立足社会的办学之路,既不可能也无必要。只有走“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学校”华山一条路。

那天沈校长说起有领导到学校,非常关心怎样开发校本课程的事情。我建议立足现实,围绕学生素质培养,与国家基础课程形成相宜得彰的校本课程,旨在促进学生学习经历的多样化。

沈校长和全体教师在校本课程建设上已经拿出了初步结果。沈校长说经过全体教师的努力,初步筛选出了现有的四门课,足球、朗读、空竹和漫画。学生自选其中的一门课。每周一节活动探究课,已经有了成绩,这次学生上台演出的朗诵、抖空竹,就是把校本课程的活动搬到舞台上,向家长和领导汇报。

校本课程的开发与实施,轰轰烈烈很火爆。几乎每一所学校都在做。对校本课程到底追求什么,好多学校却未必明了。

我看好五中的校本课程,有针对性,有可行性,最重要的是沈校长在向全体教师和学生传递办学的价值观。校本课程不是知识的组编和拓展。如果让知识拓展和重新组编,此事几乎是个无底洞,只会把学生导向更繁重的学业负担。有专家指出,校本课程是让学生获得与课堂教学不同的学习经历,是“做中学”“活动中学”“体悟中学”。我看好这几门课,都有一种价值观(教育文化)可以领悟传递:足球——千里之行始于脚下;朗诵——学会倾听、学会表达;抖空竹——为人虚心、做事实心;漫画——画出精彩追梦人生。四门课的探究活动如果能够做得好,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从学校的文化建设来看,一所学校有没有师生共同的价值观至关重要。价值观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不能代替考分上好校、名校,不能拿出来吸引社会注意抬高学校声誉。我看到过一些学校的由盛转衰,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在辉煌中忽视了共同价值观的建设,忽视了教师学生精神世界的建设。如果学校成员间没有共同价值观的支撑,不知道某一天会突然就“一根稻草压死一头骆驼”。

没有领导、教师、学生共同的价值追求,那些表面化的光彩、应景式的活动,会好的了一时,却未必会持久。

微型学校有自己的办学优势。这是小微型学校存在的理由。

微型学校的人际关系相对简单纯粹。领导与教师、教师与教师、教师与学生之间易于形成和谐的人际关系。南汇五中的这次汇演活动,充分展现了人少有人少的好处。大型学校一般都是层级关系多,管理的工作量大。大型学校的管理,有可能因为“输送”的过程长而导致能量流失。微型学校人少,层级不那么分明。人人都熟悉,每天见面。一句话直通到每一位教师,不需要层层传达,隔阂或许就因为有频繁密切的交流而难有存在的空间。交往的密切,有助于消解可能出现的误解。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六一前的那个下午,我奉沈校长的电话来到南汇五中看预演,帮助他们出出主意。我在楼下就听到了3楼会场传出的歌声、话语声、音响声,循着声音我走进演出会场,原来是在彩排。正好轮到手语节目上台,指导老师小周站立在台前,脸色凝重,看到有学生的手语不到位,她马上走过去纠正。紧张有序的氛围也传递给了我,我轻轻在第三排座位落座。后一个上场的节目是抖空竹。我看到学生演员有的比较熟练,会自己抖,也会23人相互传接,精彩频频。可也有学生不熟练,抖着抖着空竹不听使唤,离开了绳线掉落地上,指导教师有点着急。我忍不住劝解“没有关系”。场上声音有点杂,不知道在聚精会神彩排的他们是否听见我的话。我想到的是,参加“空竹”课程学习的10位学生全部上场,已经达到了我们开设探究课活动的初衷——表现才艺中展现自我,提升自信中放飞梦想。如果某一个学生由于动作还不到位,就把他拒之演出的门外,这样的演出看是好看了,体现的教育观是有问题的。

会场很忙碌,有的教师在掌控调试音响设备,有的教师在掐秒表计算学生上台下台换服装的时间。原来演出服装不多,需要及时迅速地更换。还有的教师在布置会场。书记带了2个教师给气球打气,显然人手不够,速度跟不上需要。一位教师喊来了2个学生帮忙。学生心灵手巧,比教师还快捷。书记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小张老师和一位男教师把气球拿到走廊楼梯上布置,粘贴在墙壁上,那些粘贴纸还不听话,会顺着风掉落,需要重新按上。

沈校长和蔡老师在电脑上阅看广告公司发来的展板设计稿,蔡老师一边阅看,一边与广告公司联系修改。我看着递给我的节目单,心想怎么只有节目名称,没有“演员”名字和指导教师的大名。小张老师告诉我,学生的名字可以补上,教师的名字有点难。原来很难分清每一个节目是哪一位教师指导的,节目策划排练的过程渗透着全体教师的心血,分不清是你还是我。

他们没有你我界线的划分,心中只有活动的顺利与如愿。我心里暗暗高兴,一种团队精神在一场演出活动的准备中已经初步生根发芽。或许这就是被专家看好的“重要事件”。在一个团队形成共同价值观的过程中,需要有“重要事件”为载体。如果没有重要事件,领导者需要创设事件。

微型学校的教师易于关心每一个孩子。五中的师生比是1:3。一个教师平均面对3个学生。这样的师生比客观上为教师关心每一个学生提供了有利条件。

沈校长的手机上存有一位家长发在微信群里的感谢:“我能感觉到五中任何一位老师发自内心的想法,谢谢五中所有的老师,你们真的很棒!”

有一位学生在日记中写到:“我曾是一个脾气暴躁、没有耐心的人,如今是什么让我变了,可能是我身边的同学有一些变化,他们活泼阳光,我被感染了。”

 

我在走廊里随机采访了一个男生,我问他今天的活动有什么收获?他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说不出。或许他从来没有接受过老师这样的访谈。我转而问他家庭的情况,他说他妈妈在上海打工,爸爸在一个公司当保安。平时在家靠自己照顾自己的衣食住行。可见,这里的学生与我们一般城镇的学生不一样,他们更需要教师施爱,需要更多的关心。不仅在于知识的增长,还有生理(身体)的成长,更重要的是心灵的成长。

我没有调查过班主任在这一年中是怎样培养教育学生的。但是眼前我看到的一切,学生衣服整齐,脚步轻盈,说话慢条斯理,特别是在舞台上的一板一眼,无不透露出学生在这一年中收获的不止是语文、数学、英语课上的知识,还有怎样为人处事,怎样面对自己,怎样提振自信心。对学生来说,这些课本上没有的面对社会作出判断选择的知识和能力,自我评判、如何交往,倒是至关重要的,很有可能关系到他们有没有将来。

我把《浦东教育》的编辑小黄也喊来了。她刚刚接手《浦东教育》的特色学校和亮点播报栏目,希望我多提供一些线索供她采访做版面。

我和小黄利用活动前的些许时间走进了2个教室,看了学生学习生活的环境。看到的是教室干净整洁,学生衣着朴素大方,精神面貌不错。我拿出相机准备拍摄时,学生还挺了挺胸,与我做配合。没有乡村孩子的过于羞涩。我当即拍下了这个场面。

在演出中间,我和小黄交流了看法。她嘱我把照片发给她,以便及时与主编沟通刊登与否的事宜。我看过《浦东教育》2月号登载的文章,读到了关于“社区化集团化”办学的报道。显然,教育改革的热点在那儿。《浦东教育》杂志也难以免俗,跟着潮流走。

南汇五中一所很“年轻”就一岁的学校有什么值得聚焦的教育新闻呢?这已经涉及怎样看南汇五中的办学,它的经验是否有普适性意义?

我订阅的《教师月刊》是一本被教师青睐的杂志,在新出的5月号上集中报道了南京市莲花实验学校的办学成果,题目是“李建华:在城郊结合部办学”。记者陈俊一在文中说到,“这所学校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特色校、重点校或者名校,李建华校长的办学也不是锦上添花的类型。……但教育的价值往往不在可复制性而在不可复制性上。”

记者说完了感受到的一些细节和故事,最后说“写到这里,我特别想说的是:莲花实验学校的阳光,不仅温暖了这里的每一个孩子,也让这里的家长们看到了更多的希望,孩子的希望,家庭的希望,自己的希望……或者说,莲花的阳光,已经溢出了校园。”

这些话对五中的办学极具启示。南汇五中与莲花实验学校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也是学生中80%是外来务工者的子女,也是只有少数的学生有希望进入高中继续学业,为升入大学准备。其余的学生则会以进入职校居多。

对此,家长的心声非常重要。在演出现场有好多家长按捺不住激动——被在台上演出的子女激动了,纷纷拿出手机照下这美丽感人的一瞬。这已经告诉我们,家长的选择会比那些急功近利的“去教育化”,甚至“反教育”更明智。

五中是一棵别样的小树。我对沈利校长说你是在庆祝学校的“一岁”生日,这台演出是对生日的最好祝福!

南汇五中的小和微,或许对教育的总体走向不会产生多么大的影响,但是对来校读书的每一个家庭会产生影响,对这些为数不多的孩子会产生影响。南汇五中一年的教育实践,对城郊接合部的、接受外来务工者子女较多的学校该怎样办学有了一个初步的答案。

南汇五中给教育、给社会提供了一个样案。在追求非“大”(大型甚至特大型的学校或教育集团)即“外”(国际化外教化)的轰鸣声中,保持几所小而微型的学校非常有意义有价值。

何谓生态?就是各种各样的树和花,还有小草杂处在一个森林里,让他们各得其所,各展其华。社区化集团化办学的宣传正当时,也不妨留点空间给微小型学校生长。比较是最好的研究。有实证依据的结果比那些推理演绎的结论更有说服力。

或许是大型学校有微小学校做对照,微小学校有大型学校做对照。不同的学校都以对方为镜子,照出自己的身影,照出此长彼短,有助于改进教学,推进教育。教育实验需要有来自学校真实场所的数据说话,实证研究就是拿证据来。唯有如此,我们的教育研究更科学,更有实际的意义。实验的样本多样,是实验客观的前提。更为重要的是,立论的依据不是演绎和推理,不是用理论证明实践,而是以实践证明理论的科学与否。教育实践是否正确,除了以证据来证明,还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百姓的口碑考量。

我们的领导为什么非要把“自有生态在脚下”的各类学校打造成一个模子出来的?非要用一种管理模式把各种不同的学校,强行按照一个模式切割瘦身?值得质疑。一位教师在网页上说,学校有时管理过头,只会使人与人的关系紧张。这无助与学校的正常办学。

教育园地里需要生态各异的学校,使教育园地有相宜得彰的差异和互补,有花开花落不同时间的缤纷,甚至也有红黄蓝绿的各显神通。

大跃进的失误还是阴魂不散,还在我们的身边散发有毒的气体。稍微有点敏感,你会时时在教育体制中感受到教育“大跃进”的某些“威逼利诱”。

盟友小张老师是区人大代表,一位有教育理想有教育能力的好教师,她给我的回复是:“黄老师,有心了!整理出六一五中之行带给我们的思考和感动。相信、鼓励,让每一个孩子感受到自身的价值,并向往成为最好的自己,那应该是教育的不懈追求。另外,从家长的反映来看,我们的教育不用过分担心家长对升学的要求会胁迫学校走应试教育之路,只要做好沟通,大部分家长会理解并支持学生的成就岂止成绩二字。”

如今的小和微,不是五中自己的造就,是客观的无奈。以后能否保持因小微而带来的亲近、和谐,把校本课程追求的自信,把教师对学生的爱心,贯穿于学校所有的教育活动,专注于每一个学生的成长,是对沈校长、丁书记和五中教师长期的考试。

南汇五中的一场活动,带来诸多有益的启示。

(二〇一六年六月五日星期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请登录​。

按 CTRL + ENTER 快速回复 上传资源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nbsp&nbsp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