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黄美莲 黄美莲
[0回复 / 1075阅读]

标点也传情

楼主发表于:2016-03-20 16:44

《语感论》第248页说,言语形式是语感的客观对应物,没有言语形式的存在,语感也就不可能产生和形成。其中,言语形式分为三个层次:语音层次,心理层次和个性层次,其中又以第三层次最真实生动,也最复杂微妙。这三个层次不可分割地交融于一个有机的生命体中。

第258说“标点也是言语形式的有机组成部分”。文中举出《记念刘和珍君》“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一句的例子,说明其中的三个逗号,表达了鲁迅先生强烈的悲愤之情,换成其他标点或者不加标点,其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联想到教学萧乾《老北京的小胡同》一文的结尾“但愿北京能少拆几条、多留几条胡同。”时,总觉得纳闷,为什么用“、”而不是“,”,原怀疑是印刷错误,现在想来,估计是作者刻意为之。试分析。

老北京的小胡同,萧乾生于斯长于斯,单是一个叫卖声,都那么多种多样丰富多彩,那儿时的回忆呢?留下的尽是温情和美好了。而,如今,胡同即将逝去,这让“不论我走到哪里,在梦境里,我的灵魂总在那几条小胡同里转悠”的作者,如何舍得?明明知道,舍不得拆,却无法直言反对。只能婉转而言,胡同是古民用建筑,是悠久历史的结晶更是民俗文化的风土人情的载体,年轻新兴的地方是决然没有的。

当耄耋之年的萧乾,缓缓而言:伦敦慕尼黑“舍得”加固“舍不得”拆,而新加坡呢,城市现代化就“搞猛了”,幸而还保留了一条“牛车水”。看似平淡的闲聊,对当今老北京的胡同,不着点评,但从“真舍不得拆”的“真”字中,道出了心中的情感倾向——老北京的胡同,我也是真心舍不得拆啊!然而,经济浪潮汹涌澎拜,时代车轮滚滚而来,又岂是一句“舍不得”能够反对的?又如何反对得了?无奈之下,一声叹息——“但愿北京能少拆几条、多留几条胡同。”

我原以为,“但愿”一词之后,应该有个“逗号”,却没有。揣测着作者的心情:舍不得拆,却无力阻止,只能在美好回忆,委婉劝谏之后,说说仅存的美好愿望吧。所以,另起一行,以示郑重。不料,这愿望是如此迫切,不由得说得如此之急切,“但愿”之后,竟不着标点,本想一口气说完,却在叙说时,心存不忍,故在说“少拆几条”“多留几条”,略微停顿,传递出对保留老北京的小胡同的强烈愿望,其心也切,其愿也深。

全文无论是直抒胸臆还是回忆往事,即便是写乐事,也是抒哀情。文末的不舍与急切,也在情理之中吧?

再看汪曾祺的《胡同文化》的结尾:再见吧,胡同。

汪曾祺的《胡同文化》同样有着胡同的生机活泼,人情世故,却没有萧乾《老北京的小胡同》中笼罩全文的淡淡感伤。同样是对胡同有着深厚感情,同样怀旧伤感,但,一个“吧”字,细细品来,有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怅惘,却也有些听天由命任拆留的豁达。

这也算是语言形式中的个性层次?王教授如此说:言语内容无不适言语所表述的对象在言语主体主观世界中的投射。极是。

《语感论》第248页说,言语形式是语感的客观对应物,没有言语形式的存在,语感也就不可能产生和形成。其中,言语形式分为三个层次:语音层次,心理层次和个性层次,其中又以第三层次最真实生动,也最复杂微妙。这三个层次不可分割地交融于一个有机的生命体中。

第258说“标点也是言语形式的有机组成部分”。文中举出《记念刘和珍君》“我没有亲见;听说,她,刘和珍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一句的例子,说明其中的三个逗号,表达了鲁迅先生强烈的悲愤之情,换成其他标点或者不加标点,其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联想到教学萧乾《老北京的小胡同》一文的结尾“但愿北京能少拆几条、多留几条胡同。”时,总觉得纳闷,为什么用“、”而不是“,”,原怀疑是印刷错误,现在想来,估计是作者刻意为之。试分析。

老北京的小胡同,萧乾生于斯长于斯,单是一个叫卖声,都那么多种多样丰富多彩,那儿时的回忆呢?留下的尽是温情和美好了。而,如今,胡同即将逝去,这让“不论我走到哪里,在梦境里,我的灵魂总在那几条小胡同里转悠”的作者,如何舍得?明明知道,舍不得拆,却无法直言反对。只能婉转而言,胡同是古民用建筑,是悠久历史的结晶更是民俗文化的风土人情的载体,年轻新兴的地方是决然没有的。

当耄耋之年的萧乾,缓缓而言:伦敦慕尼黑“舍得”加固“舍不得”拆,而新加坡呢,城市现代化就“搞猛了”,幸而还保留了一条“牛车水”。看似平淡的闲聊,对当今老北京的胡同,不着点评,但从“真舍不得拆”的“真”字中,道出了心中的情感倾向——老北京的胡同,我也是真心舍不得拆啊!然而,经济浪潮汹涌澎拜,时代车轮滚滚而来,又岂是一句“舍不得”能够反对的?又如何反对得了?无奈之下,一声叹息——“但愿北京能少拆几条、多留几条胡同。”

我原以为,“但愿”一词之后,应该有个“逗号”,却没有。揣测着作者的心情:舍不得拆,却无力阻止,只能在美好回忆,委婉劝谏之后,说说仅存的美好愿望吧。所以,另起一行,以示郑重。不料,这愿望是如此迫切,不由得说得如此之急切,“但愿”之后,竟不着标点,本想一口气说完,却在叙说时,心存不忍,故在说“少拆几条”“多留几条”,略微停顿,传递出对保留老北京的小胡同的强烈愿望,其心也切,其愿也深。

全文无论是直抒胸臆还是回忆往事,即便是写乐事,也是抒哀情。文末的不舍与急切,也在情理之中吧?

再看汪曾祺的《胡同文化》的结尾:再见吧,胡同。

汪曾祺的《胡同文化》同样有着胡同的生机活泼,人情世故,却没有萧乾《老北京的小胡同》中笼罩全文的淡淡感伤。同样是对胡同有着深厚感情,同样怀旧伤感,但,一个“吧”字,细细品来,有种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怅惘,却也有些听天由命任拆留的豁达。

这也算是语言形式中的个性层次?王教授如此说:言语内容无不适言语所表述的对象在言语主体主观世界中的投射。极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请登录​。

按 CTRL + ENTER 快速回复 上传资源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nbsp&nbsp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