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宋文娟 宋文娟
[0回复 / 44755阅读]

聆听名家讲座心得篇

楼主发表于:2017-06-03 21:43

李百艳语文教师培训基地学习课程:丁邦新教授讲座学员心得篇
(一)

在教学评价中,“语文课应该有语文味”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准。语文课无论借用怎样的形式都不能脱离其语文的本质。语文的课堂应该是语言的课堂, 在于帮助学生提升语言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语文教师是语言文字的发现者、加工者创造者。在课堂教学中,我们要抓住语言的缰绳,得意”还应“得言”,而这就对语文老师提出了更高的专业要求。

现在,这个讲座为我们语文教师提升专业素养,增强对语言的敏感度,提高教语言、教言语形式的能力的提供了大好机会。同样的意思,使用不同的句式,呈现不同的节奏,表达更有意蕴,情感更耐寻味。讲座中“今日个病厌厌,刚写下两个相思字。”与“厌厌两相思字”的实例就很有启发。联系《散步》一文,作者上来书写“我们在田野散步:我,我的母亲,我的妻子和儿子。”就是很耐人寻味的表达。与“我们一家三代四口人在田野上散步”相比,原句更能体现“我”在家庭中的重要,体现文章所要表达的中年人在生命的传承中承担的责任。而这,就是在抓住语言的缰绳,把握语言的变化,分析不同的句式中一点点儿细品出来的。

讲座中说“句式自由、节奏不同的大方向是慢慢接近自然的语言,或者说接近散文的节奏。”同时又专项讲解“什么是散文的节奏”,列举出了9个要点。其中“有组合的规律就成节奏”,字数的对比,用字数表示长短及重复;同时用文字的重复加重语气复合词的内部结构停顿音渡与异读字平仄等内容就是我们抓住语言缰绳的抓手或要领。这些内容我还需要在学习的基础上进一步内化吸收,最终实践于课堂之中。

——建平实验中学 宋文娟

(二)

有幸聆听了丁教授的《论散文的抑扬顿挫》,细细听来,不禁深受启发,我们教学要关注散文的节奏、平仄、句式的对应、长句、短句的呼应等等。让我想到冰心的散文,在行文里,时而出现某些文言词语。经过精心提炼、加工,使之相互融合,形成独特的语言艺术,带有浓重的抒情性,给人以如诗似画的美感。其错落有致的长短相间的句式以及排比、对句等的穿插,更增强了语言的音乐性,她还非常善于运用叠词的形式,让语言活泼而意味深长。

 她创作的《笑》,散文中赋予了诗歌的意境美、节奏美、音律美,传达出了作者爱的美好主题。首幅画以幽辉浸润安琪儿的美丽神采。第二幅画以潺潺水声和绿树湿烟并举,映衬小孩子的纯真稚嫩。第三幅画以色彩的视觉美唤醒审美愉悦,用麦垄柔和的新黄和葡萄叶宁静的嫩绿渲染老妇人的安祥气度。凉云消散,残滴如萤;古道悠悠,绿树笼烟;茅檐土阶,万物鲜丽。

对三个场面中人物的描写,为了渲染文章的主题,运用了反复的修辞方法,他们全是“抱着花儿”“微微的笑”,让读者透过这描写,去感受这通篇蕴涵的“爱”的美好。

——孙桥中学 丁凤

(三)

李老师提供的课程,的确弥补了本体知识上的短板。自出校门以后,已经极少听到纯学术知识的讲座了。回归语文本源,有种醍醐灌顶之感。看了以前同学们留言,有很多启示。的确,丁教授所讲的内容是我们长久以来欠缺忽略的,他给我们的语文课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抓手。抓住了散文的音韵节奏,也就能感受到语言背后的情感与文化。

作为语文老师,我们应该怎样带领学生探寻语言的魅力呢?结合丁教授的授课,我想谈谈初中课堂教学方面的思考。

“课堂应有读书声”,教师良好的范读可以让学生直接感受到散文语言的韵味美。学生的朗读是直接体会语言“音韵节奏”魅力的途径。指导朗读时就可以抓住字词句的韵律,避免和尚念经式地齐读,更不能机械地背诵。以保护学生对语言的亲近感。

增加语文课堂上的趣味性,除了采用多种朗读模式,如朗读比赛、配乐、分角色等,激发学生兴趣,还可以增加阅读资料、换词体会变化等方式,比如丁教授就引用了顺口溜、各地方言语等丰富的资料,让学生在丰富的课堂形式中愉悦地投入到语言学习中。

优化学生语言表达。学以致用一直是语言学习的重要目标。感受到散文的抑扬顿挫之美,及时带领学生从仿写入手,逐渐提升到创作,学生真实感受到自我语言的华丽变化,对语言的敏感度便会大大提升。 

——进才北校 石艳梅

四)

听了丁教授的课程很受启发,看了各位同学的发言也受益匪浅。说实话现在讲课确实是读的越来越少了,自己说的却越来越多了,总想着让学生多听点,多记点,可越是这样学生就越不愿听,不愿意记。说到根本上是学生的兴趣少了,热情没了,老师教的辛苦,学生学的吃力!此外,学生一味地听和记自然就没时间体验,思考和感悟了!没了趣味的学习如同嚼蜡。

丁教授的报告又重新让我意识到,无论是散文还是什么样的文体都需要朗读,没了朗读就割断了学生和文本之间,学生哥作者之间最直接的对话渠道。

李冲锋博士一直说学习散文需要体验和感悟,可是又该如何让学生体验感悟文字间的那些奥秘与奥妙呢?朗读是一个有效的途径。尤其是那些诗情画意的韵味十足的文字,(这里用文字而不是文章,是因为并非每篇散文都适合朗读,也并非每一篇散文都是有韵味的)前面有同学提到了诗人的笔下的散文韵味十足,这一点我深表赞同。比如:

盼望着,

盼望着,

东风来了,

春天的脚步近了。(朱自清的《春》)

单从开头的这几句话,反复朗诵与诗歌无异。两个盼望着反复,不但加强了作者期盼的情感,在朗读上更是与后面的两个了字构成了和谐的韵律。读的时候前两句一定不能太快,也不能太过兴奋,要用柔和的语调轻缓的语速。读到东风来了的时候要有一种惊喜的感觉,等了好久东风终于来了,人的心情定然是喜悦的,而最后一句春天的脚步近了更是在前一句基础上情感进一步升华。这样一读文章就有意思了,情感也融合在里面了。

再比如舒婷的《在那颗星子下》,首位两段文字其实就是两首诗,读着读着就笑了,读着读着又有些情愫在胸中激荡久久不去。先看开头:

母校的门口

是一条

笔直的柏油马路,

两旁

凤凰木夹荫。

夏天,

海风捋下许多花瓣,

让人

不忍一步步踩下。

我的中学时代

就是笼在这

一片红殷殷的花雨梦中。

这么美的意境,如果当做一般的文字随便读读就太可惜了。透过文字我们不难看到,诗人在回忆中学时代这件小事的时候情感是美好的,这段文字也奠定了整篇文章的情感基调。

再看结尾:

星子

正从她的身后

川流成为夜空,

最后

她自己也成为一颗

最亮的星星,

永远

闪烁在我

记忆的银河中。

哦,

我的林老师。

把这两段文字结合起来,开头有花结尾有星子,花是美的,星子是亮的。这件小事在作者看来即是美的,也是难忘的。像这样的文字一定要让学生反复的朗读,体会和感悟其间蕴含的情感。

说到抑扬顿挫,像《壶口瀑布》《安塞腰鼓》这样的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的文章是十分合适的。朗读这样的文字总能让人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南汇四中 程春雨

(五)

  • 听完丁教授关于散文抑扬顿挫的讲座之后,不仅获得新的知识,也被老师追问本源的研究精神所感动。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自我感受,如有不当,恳请多多指正首先,关于宋词字数的增减,原来是有关诗词节奏的改变。

  • 初中阶段,正是让中学生初步了解诗词的基本常识和感知的最佳时期。有时候为了完成教学任务,只关注诗词本身的内容,而忽略了诗词的本质特征。其次,了解到自然的语言和散文的节奏,同时还进一步了解到散文和诗歌的区别在于节奏。散文和诗歌内容上可以一样,可以互相转化。散文诗就是从诗歌发展而来。例如,鲁迅的《野草》、泰戈尔的《飞鸟集》和高尔基的《海燕》等等。再其次,并列词语声调的关系。在复合词的内部结构这一环节中,通过“无肺病牛”这一例子,把握了平声在前上声在后的节奏规律。了解到这些知识,对于指导学生的朗诵会有一定的作用。最后,关于平仄的知识点。平时教学中,学生只是机械地背诵诗歌或者课文,如多一些平仄基础知识的渗透和讲解,不仅会开阔初中生的视野,也许会提高他们学习的兴趣。古代诗歌很多都是适合儿童诵读,是因为这些诗歌不仅通俗易懂,而且讲究平仄,朗朗上口。例如杜牧的《清明》、孟浩然的《春晓》等。

  • 从古典诗歌到新体诗,再到散文,中国文化一脉相承,不断创新,让我们领略到大美大爱。我本来还想结合朱自清先生的《春》来谈谈散文,学习完讲座之后,深感自己欠缺的知识太多,我想我还是重读散文的经典之作,多几分思考吧……

——东林中学  王蓓

(六)

听了丁邦新先生的《散文的抑扬顿挫》,我想到了朱自清先生在《经典长谈》中谈诗的部分。其中提到了“陶渊明作诗只求明白诚恳,不排不典;他的诗是散文化的。齐武帝时,声律说大盛,诗文都力求谐调,远于语言的自然。”再联系丁邦新先生讲关于“平仄”,关于从“诗歌”到散文的演变。自然联系到语文教学:可以从节奏、韵律,引导学生体味诗歌情感和形式的统一。方智范教授在《节奏与情感》一文中谈到:诗歌的美感首先来自于音律,诗歌的音律美是情感内容的有机组成,可以成为“情感的形式”或“有意味的形式”。因此,我曾经尝试在诗歌教学中改写诗词的方式,让学生体会诗歌情感和形式的统一。

例如《登幽州台歌》,体裁属乐府诗。学生不理解为什么这首诗前后字数不同。于是我顺势让学生改写这首诗,学生先把它改成了字数相同的六言诗。

前不见古人(矣),后不见来者(也)。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反复朗读、与原诗相比,学生发现:原诗前两句音节比较急促,传达了诗人生不逢时、抑郁不平之气。而改成六言后变得语音拖沓、缓慢。与诗人此时的慷慨之情不相符合。

接下来,学生又把这首诗改写成了五言绝句: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悠悠,独怆然涕下。

改后发现,原诗多了一个停顿,音节比较舒缓流畅,表现了他无可奈何、曼声长叹的情景。渲染了诗人心中不可名状的孤独悲凉之感。绝句后,诗歌的节奏变得短促,与诗人此时的情感不一致。

通过这样两个步骤的改写,使学生明白在句式方面,诗人采取了长短参错的楚辞体句法。上两句每句五字,三个停顿,其式为: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后两句每句六字,四个停顿,其式为: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全篇前后句法长短不齐,音节抑扬变化,互相配合,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进才实验中学 陈委委

(七)

聆听了丁教授的“散文的抑扬顿挫”后,深受启发。尤其对于其中元曲的衬字有了更深的理解。衬字是诗歌中曲子格律规定之外增加的字,它们好像是多余的字,但意思却与全句形成补充作用。

以本学期的元曲《一枝花 不伏老》为例,“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诸多衬字一泻而出,造成连珠炮式的句法和紧迫急促的节奏,突出表现了作者坚韧顽强、豪放不羁的性格和刚烈情怀。

作品主旨的呈现与这些衬字的作用密切相关,还有很多元曲作品同样离不开这些衬字。在教学中,我们应更多地关注衬字,便于理解文本!

——临港一中 姚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请登录​。

按 CTRL + ENTER 快速回复 上传资源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nbsp&nbsp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