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黄美莲 黄美莲
[0回复 / 37177阅读]

从《明湖居听说》看刘鹗的铺垫艺术

楼主发表于:2016-03-21 20:06

《明湖居听书》选自刘鹗的《老残游记》第二回,原题为“历山山下古帝遗踪,明湖湖边美人绝调”,主要写作者在大明湖畔听说书的经历,文章用多处铺垫衬托,形象而传神地描写了白妞高超的歌唱艺术。

仅仅看节选段,已经能够感受到层层铺垫的神奇作用,若是还原到原著,读完本章节,不禁会对刘鹗这位业余作家巧妙的表现技艺而赞不绝口。

话说老残此人,手摇串铃,奔走江湖,替人治病。自渔船一梦后,来到济南府,入住高升店,信不游览历山古词,景美人稀,甚是荒凉。然,这是第一铺垫。衬出鹊华桥的繁华与浓郁的市井气息。借一张极为不起眼的告示,却引发大街上众人的奔走相告;又借茶房之口顺势介绍白妞的艺术特长,为白妞的出场营造了浓郁的氛围。此处,颇有《红楼梦》中王熙凤的出场一样,未见其人先闻其名。读者的胃口被吊得高高的。

若到此,白妞就开始出场,未免太小家子气。

作者意犹未尽,继续浓墨渲染:

作者不厌其烦地多次强调,白妞的演出是需要提前到场的。一处是茶房所介绍;一处是九十点时,园子里已经满满的了,老残只能花钱买条“短板凳”插在“人缝儿”中间;一处是十一点时,各个官员名流入场。再是十二点时,园子里已然人声鼎沸,不断挤进来的人只能插在“夹缝中”坐条“短凳”了。这些场景描写,最大化得衬托出白妞的说书艺术高超。白妞的形象越发鲜明起来。

作者就像位耐心的画师,一笔一笔的细笔工描,将主角身边的花花草草刻画的极为细致逼真,只为衬托出那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主角之美。

借听众的人数之多、借听众的层次之丰富、借听众早早来到园子,都是从民间艺术的欣赏者的角度来写的,此为外围造势也。

作者人物刻画的高明之处,还表现在同向造势。

白妞是一位艺术家,光从大家的喜爱角度来刻画,毕竟有空谈之嫌。故,才有下面的同向衬托描写。

此为课文节选部分的开端。

一位不知名的男子,其貌不扬,却也能在嘈杂的人声中,沉静而谈,由原先的“人也不甚留神去听”到“叫好的声音不绝于耳”,恰能说明强将手下无弱兵。

而黑妞的出场,其“字字清脆,声声婉转,如新莺出谷,乳燕归巢”,令人震惊,却也是一个误会。这样“百变不穷”“觉一切歌曲腔调俱出其下”“以为观止”的表演,可有懂行的观众评论曰“若比白妞,还不晓得差多远呢”。“她的好处人说得出,白妞的好处,人说不出。她的好处人学得到,白妞的好处人学不到”。这议论,层层追加,让白妞的形象登峰造极。

直到此刻,作者才将白妞正式推向前台。而她的出场,也颇戏剧。原本热热闹闹的鼎沸至极的园子,因着她的一眼,“满园子里便鸦雀无声”了!这气场,独有白妞有。

之后,白妞隆重登场,作者自是妙笔生花,极尽梦笔生花之能事,浓墨重彩画白妞。先绘其眼神,一顾一盼,满园生辉;一举一动,摄人心魂。再描其声,由低至高再至极高,突转为低愈低愈细,竟至无声,忽又突起,似无限声音俱来并发,直至霍然一声人弦俱寂。

白妞这一漂亮亮相,聚拢了所有的目光,宛如聚光灯下唯一的角儿,又如天上灿烂的太阳,光芒四射。

至此,作者已经将白妞的演艺才华展示地淋漓尽致,登峰造极。然,最为高妙的是,一湖南少年的评论,层层叠加地将白妞的高超才艺再更上一层楼。更有胜者,本回的结尾,作者道“这时不过五点钟光景,算计王小玉应该还有一段。话说众人以为天时尚早,王小玉必还要唱一段,不知只是他妹子出来敷衍几句就收场了,当时一哄而散。

这结尾,干脆利索,却又回味无穷。上午九点进园,下午五点,竟还依依不舍,盼只盼,能再听小玉再唱上一回;不得,则“一哄而散”,且管你琴师还是黑妞!爱得如此直接!

全文的铺垫与衬托,高低起伏,层层而上,宛若小玉之声“恍如由傲来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初看傲来峰削壁干仞,以为上与大通;及至翻到做来峰顶,才见扇子崖更在做来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见南天门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险,愈险愈奇。”实在令人赞叹!

课文《明湖居听书》,只节选其中一个片段,有利于集中表现小玉说唱艺术的高超,然作者的层层铺垫与衬托的烘托之势,却显得单薄了许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请登录​。

按 CTRL + ENTER 快速回复 上传资源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nbsp&nbsp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