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社区

资源检索
朱红梅 朱红梅
[0回复 / 9213阅读]

读《语感论》随想(三)

楼主发表于:2016-04-15 08:39

“韵律是情感性言语形式的灵魂。”(P283)如《迢迢牵牛星》一诗,虽没有多少华丽的渲染,语言风格相当朴素,连形容词也是比较天真的叠词(迢迢、皎皎、纤纤、札札),但感情却是那样的深厚。“作为语言的物质外壳,语言的声音不但表示一定的语义内容,而且还能体现一定的情绪色彩,几乎每一词都有自己特殊的情调,言语的语气、语调更是十分具体极端个性化的,因而甚至是不可重复的。”(P286)《迢迢牵牛星》,全诗的主角是织女,作者以“皎皎”、“纤纤”来塑造朴素单纯之感,这是织女外部形态上的美。更重要的是感情上,牵牛星作为织女遥望的对象,也是她情感激发的源头,牵牛星的“迢迢”和织女的“皎皎”、“纤纤”融为一体,构成统一的画境,使外观的美有了内在的感情的内涵。“诗歌语言就是利用抽象概括的普通语言的材料,通过对普通语言的有组织违反,在交际言语、事理言语之外,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感性的世界、心灵的世界。”(P298)《迢迢牵牛星》,思念是无言的迢迢相望,思念之苦强烈的,因而“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需要注意的是,造成相思之苦的“河汉”是“清浅”的,却仍是“脉脉不得语”。是什么阻挡有情人相聚?是外在的压力,还是沟通的矜持?诗歌在召唤读者的经验与思考。《迢迢牵牛星》开头四句连用叠字,最后两句又用叠字,且都是用于句首,形成一种呼应,一种回环的、低回的、复沓的节奏,情感之美和节奏之美,构成统一完整、有机的默默无言的内在意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请登录​。

按 CTRL + ENTER 快速回复 上传资源

京ICP证 060239 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许可证&nbsp&nbsp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001

Copyright © 2012 yanxiu.com